中華民國印尼歸僑協會-期刊文獻-印尼僑聲雜誌-95期-
會員登錄
帳   號
密   碼
驗證碼
 
註冊
行事曆
< 2020-08-05 >
Sun Mon Ten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領導獻詞
首頁期刊文獻
95期
分享到:
不愛吃醋的女人
作者:何良泉

人過中年之後,親朋好友聚會敘舊,總愛天南地北說東道西,將一切經歷,不論甜酸苦辣,都切入話題。就連父母妻子兒女的點點滴滴,也會津津樂道,挑笑逗趣,不以為意,充滿歡愉氣息。

我與好友聚會,每當談起家事,他們總愛說我祖上有德,擁有「賢妻良母」,享受天倫之樂。朋友評價,見仁見智,我聽了確實樂在心頭。母親及內子婆媳相處和樂融融,兩人性格相近,見解類同,更難得的都是「不愛吃醋」的女人。

俗話說的﹁吃醋﹂,就是國語的「嫉妒」一詞,源出於楚詞離騷篇「各興心而嫉妒」,漢朝王逸註:「害賢曰嫉,害色曰妒」。也就是說:「見到別人撈過自己便猜忌懷恨」。

一些女子看見別人,尤其是別的女人,在情感上勝過自己,心裡常有酸溜溜不是味道的感覺。假若這女人與自己的另一半多有來往,不論是因工作或社交應酬,都常會失去理智,橫生猜忌之心,「吃醋」一番。小則引起家庭失和,人則打鬥成仇,甚至鬧到離婚,妻離子散,究竟錯在何方7公婆各有道埋,實在何其不幸?

自古以來,中國的家庭教育,講究忠孝節義,婦女要講求「三從四德」。所謂「三從」是指「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四德」是指「婦言、婦工、婦德、婦容」。  我的母親生在民國三年的舊式家庭,從小就沒進過學校讀書,沒學過「三從四德」的大道理。我的另一半讀的是女子師範,接受現代教育,對於,「三從四德」當然沒有研究。但是,她們婆媳二人的為人處世道德行為,大都不謀而合,且會跟隨時代,調整步數,予以實踐力行,建立幸福家庭。

父親在民國十八年,從廣東省家鄉遠渡重洋,到印尼邦加島謀求發展。他從事僑教工作.也參與僑社活動:他懂曉中醫.是合格中醫師.常義診醫人:與母親結婚之後,便改行開設診所,並經營雜貨店:父親裡外忙碌.母親操持家務、相夫教子,做來得心應手.四平八穩,是個賢內助,頗得鄉里好評。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軍侵犯印尼,社會一片混亂,物質缺乏,民間生活艱苦。同僑患有重病,往往因為缺錢和缺少藥物治療的情況下,喪失生命。

日軍南侵之時,我已進入小學讀書,許多事情至今記憶猶新。至少有兩件事足可證明母親明事理、識大體,是個「不愛吃醋」的女人。

記得有個鄉間少女得病求醫。當時葯物不足,必須同時物理治療,需要解脫上衣,袒胸露背,指壓及刮痧處理。當時僑鄉同胞觀念保守,要少女坦胸露背,被認為有損醫德,不大正經,閒言閒語,便流傳開來,有人存心挑撥,造成父親極大困擾,幸好母親不會「吃醋」,坦然面對,信任丈夫所為,全為醫病救人。後來少女病癒,恢復健康,其家人感激不已。

有一段時日,診所及雜貨店較忙,人手稍嫌不足,父親體貼母親持家辛勞,又得悉朋友家庭遭遇變故,家境困難,想暗中加以協助,乃請其美麗少女協助家事。父母視同家人,多斯關懷。每當少女休假回家探親,父親便贈送禮物及金錢,接濟其父母。村人鄰居不知底細,隨便放話,閒言閒語,惹得母親有點生氣,略有「醋意」。於是不動聲色,觀察、分析、研判。當她明白真相,反而對鄉人費盡唇舌,委婉解說,避免傷害。當時,我就常聽母親告訴鄰居:「夫妻相處,要互相信任,不可隨便疑神疑鬼。吃酸吃醋,只有自尋煩惱」。我聽不懂這些道理,只是覺得媽媽是一個「不愛吃醋」的女人。

母親這些話,在經過二、三十年後,當我迎接父母來台灣定居,她與親情如母女的媳婦──我的另一半聊天,就常談起處世待人及夫婦恩愛相處的經驗。當她們從電視新聞,或觀看連續劇時,看到有關「吃醋」引起婚變的情景,母親常常感慨萬千,對媳婦來個機會教育,說出一套自己體驗出來的大道理。讓我的另一半心服口服,即使如今母親以八十八歲高齡往主已近三年,內子還會拿母親的話來教訓家人。

說起我的另一半,她也是印尼僑生。她來台就讀省立台北女師(今日的台北市立師院),與我就讀的師範大學,相距不遠。因為雙方父親在邦加相識,讀書時期偶有來往,但與我共同建立幸福家庭,是我們都已畢業從事國教工作之後,從認識到結婚,經過七年的愛情長跑。她教學認真,曾當選嘉義縣特殊優良教師;因為孝順我的母親,獲得永和市「孝悌楷模」,更難得的她也是個「不愛吃醋的女人」。

我們在一九六九年五月結婚。為了生活方便,她從新竹縣湖口鄉福興國小調到南投縣水里鄉成城國小服務,我就在水里租屋居住,同租住的鄰居是在台大實驗林工作的蕭先生一家四日。那時我從彰化縣立彰化初中轉到南投縣信義初中服務不久,每年寒暑假,常有女學生結伴從彰化到水里來拜訪老師,也想看看新師母長相。他們的身高體形相差不多,且又甜美可愛。內子熱心招待,情同姐妹,蕭太太少見多怪,當初以為內子是我的學生,後來常見女生來訪(我在彰化初中是女生班導師),就撥弄是非,要她小心防備。她總是和顏悅色解說老公教學認真,獲得學生肯定,感覺非常高興,給予熱情招待,表示感謝,怎麼可以「吃醋」相待。

從教書,當主任、做校長、我很愛護學生,關懷老師,在工作上有時難免嚴格要求,說出重話。瞭解我個性的同事會說我﹁面惡心善﹂,其實我難得發火生氣。因為生氣並不能解決問題。「認真從事」是我辦學起碼要求,常因公延誤午餐,且缺少休息,以致身體出現不少毛病,需要定時葯物治療。我的另一半擔心我的健康狀況,就在我服務台北縣立安康國中期間,請託辦公室小姐關照我的飲食作息。她盡心負責,親切關心。好事之徒乘機挑弄是非,內子心知肚明,不但沒有「吃醋」,還表示感謝。她說:「多一個女人幫我照顧先生,有甚麼不好?」我笑說「她是老二。」代替她負責監督任務。如今經過十五、六年,他們仍有往來,大家成為好朋友。

我有兒女三個。孩子小時,老婆除了教書,就全心照顧兒女。我為了感恩,想利用寒暑假請她出國旅遊散心,她總是說出許多理由,不願同行。我用激將法說:「你不肯出去旅遊,我就帶別的女人同行。」她卻心平氣和的回答:「有別的女人同行照顧你,是件好事啊 !」遇上如此情況,我還能說什麼呢?

我最大的長處就是從不對老婆說謊話,我認識的朋友,尤其是女同學十女同事,我都會介紹給她認識,而且後來都成為好朋友,經常一起參加聚會活動。

如今,兒女都已成長,各有生活天地。我們夫妻也已雙雙從教職退休,有許多時間一起運動、散步、遊山玩水、與親朋好友聚會聯歡。大家見面寒暄,總有人讚她是「賢妻良母」,我是樂在心裡,她確是我心目中的「賢妻良母」,更是一個不愛、也不懂「吃醋」的女人。她常說:「沒根沒據、疑神疑鬼、胡亂吃醋,酸在心裡,自尋煩惱,何苦呢?」

她說的是否有道理?我在想:假若一個結了婚的男女,對任何事情,尤其是「感情」的事,能夠平心靜氣,調查、分析、研判,不輕易「吃醋」,這世界就會變得更美好,日子一定過得更愉快。

訂閱電子報
網站名稱: 中華民國印尼歸僑協會
會址:新北市永和區永亨路2、4、6號7樓;電話:02-2923-1525; E-mail:ioca@ms52.hinet.net
本平台所有訊息內容或服務,都是由該機構或相關單位所提供,著作權歸原提供者或權利人所有。
網站系統服務平台版權System Copyright © 自在交流股份有限公司 EzFree Interchange Co .,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Tel: +886-2-26648299  E-mail:ez.change@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