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印尼歸僑協會-期刊文獻-印尼僑聲雜誌-95期-
會員登錄
帳   號
密   碼
驗證碼
 
註冊
行事曆
< 2020-08-05 >
Sun Mon Ten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領導獻詞
首頁期刊文獻
95期
分享到:
蘇卡諾與印尼民族統一
作者:張忠春

印度尼西亞是東南亞最大的群島之國,由一萬三千六百多個大小島嶼組成。這麼美麗的國家真像一條飄逸的翡翠帶子,圍繞在赤道的兩旁。史學家稱,印尼原住民和中國的苗人、高棉的撢人同屬一族。西曆紀元前三千年前後,由雲南經越南、泰國和馬來亞的原始馬來人,抵達印尼。到紀元前三世紀間,又有一批人,移至印尼,把原始馬來人趕入內地。人種學家稱這批新來者是後原始馬來人,他們就是今日印尼人的祖先。

一五七五年信仰回教的蘇多威佐約建立回教馬打蘭國。當回教的勢力遍及今日印尼各島時,尋覓香料的葡萄牙人亦抵達摩鹿姑、爪哇和蘇門答臘等島的海岸。一五九八年荷蘭人助印尼人打敗葡人,設立聯合東印度公司。印尼成了荷蘭的屬地。組織團體爭取印尼獨立
在荷人統治下,印尼人民曾不斷反抗。反抗的領袖,或是蘇丹,或是貴族。其中最大的反抗就是帝柏內哥羅領導的抗荷戰役。帝柏內哥羅抗荷戰爭結束後,各地繼續不斷發生抗荷戰役。但都失敗。失敗使印尼有識之士得到教訓;要獲得民族獨立,只有啟迪民眾和組織人民。

一九○八年,退休的醫生瓦希丁在巴城醫科學校發起至善社(Budi Utomo)。他的目的是用教育方式,啟迪人民,至善社擴展迅速,到一九二九年底已有四十個分社.一萬個會員:至善社的歷史任務,除了民族覺醒運動.又是啟蒙運動:它激起許多知識份子為印尼民族的統一和獨立而奮鬥。留荷的印尼學生回國後在各地成立各種研究會。利用研究會的名義是為了減輕或避免荷印政府的壓迫,其中最重要的是蘇多莫醫師於一九二四年成立的泗水「印尼研究俱樂部」,和一九二一年萬隆的「中央研究俱樂部」。前者注重實際的工作,如創辦職業學校、組織工商合作社、籌辦國民銀行等,有時對荷印政府採取不合作的政策。後者是爭取印尼民族自由獨立為目標,它的領導者是萬隆工業學院畢業生蘇卡諾(Soekarno)。

蘇卡諾一九0一年六月六日生於東爪哇泗水。他的父親蘇格米是爪哇貴族後裔,幼受荷蘭初級師範學校教育。蘇格米畢業後,任巴里島新牙拉夜小學教師。在當地與佛教士女伊達右(Idayu NyomanRai)結婚。婚後,到生長女蘇卡米妮後兩年,轉移工作到泗水。在泗水,生下蘇卡諾,蘇卡諾原名古斯諾.梭斯洛.蘇卡諾(Kusno Sosro Soekarno)。依蘇卡諾自傳,他原名卡納(Karna),印度大史詩「摩訶婆羅多」中的英雄、爪哇語「A」和「0」同音,轉為Karno,加上Su(「好」或「最好」(成蘇卡諾,義為最好的英雄。蘇卡諾幼時在嘟隆阿公與祖父同住,後來在他父親的學校讀書。靠父親的關係,他進入惹班荷語小學。小學畢業,升入泗水荷人中學。住在父友佐格洛阿民諾多(Umar Sayed Tjokroaminoto)家。在這家庭,他接近許多印尼革命志士,更重要的是他專心讀書。他由圖書館借到有關政治思想的著作;例如傑佛遜的民主,韋布夫婦的費邊主義(Fabianism)和馬克思主義。依他的話他曾讀黑格爾、盧騷、福特爾的著作。值得注意的是,當他到泗水時,當地已有「東印度社會民主聯盟」的支部。

民族主義觀念受孫文影響

佐格洛阿民諾多收蘇卡諾為伊斯蘭聯盟(SI)盟員,還妻以幼女(十五歲)西蒂.烏打莉。一九二○年蘇卡諾中學畢業,翌年一月進入萬隆工業學院。在這個文化較發達的城市,他的思想超越佐氏。他的自白說:「我的祖父培養我爪哇主義和神祕主義。由父親傳授神學和伊斯蘭教義。由母親傳印度教義和佛教。沙凌娜(Sarinah)給我人道主義。(沙凌娜是他家庭中無工資的女僕人,蘇加諾曾以她的名字為書名,發表關於婦女問題的意見。),由佐格洛傳社會主義,由友人們給我民族主義。此外,我要加強馬克思和傑佛遜學說的研究,我由孫逸仙學得經濟學,由甘地學得仁愛。我能把近代科學派別和古代神靈文化綜合起來,又把成果轉成活的、有生氣的未來希望而使人民了解。這些思想可叫做蘇卡諾主義」。
蘇卡諾主義是受孫逸仙先生的影響。

蘇卡諾自白裡說:「我承認,當我十六歲,中學讀書時,我曾受一位社會主義者巴爾斯(A Baars)的影響。他教道:不要相信民族主義,不應有絲毫民族主義的觀念,應有全世界人類的觀念。到我十七歲時,思想發生了變化。那是一九一八年,我感謝阿拉,指使另一個人來指示正確的道路,他就是孫逸仙博士。在他的著作『三民主義』中,我得到批判巴爾斯給我的教導。自那時起我隱藏著民族主義的觀念,它是受三民主義的影響。」
倡議獨立奮鬥遭荷人逮捕

「蘇卡諾主義」其實就是以民族主義為核心的「主義」。這一思想,使他吸收到多位同志,成立中央研究會。它逐漸地發展,在各大城市設分會。這時他得到工程師的學位(一九二六年五月廿五日畢業)。他的煽動力,得到廣大的群眾擁護。

蘇卡諾於一九二七年七月四日把中央研究會改組為印尼國民聯盟Perserikatan Nasional Indonesia),由荷蘭回國的留學生多參加聯盟,自任主席。該聯盟的動人口號是「印度尼西亞現在就獨立」。一九二八年五月在泗水舉行第一次大會,決定改名為印尼民族黨(Partai Nasional Indonesia)。十月廿八日,蘇卡諾公開宣佈民族黨奮鬥目標是一個民族(印度尼西亞)、一個國旗(紅白色旗)和一個語言(印尼國語)。一九二九年五月在巴城開第二次大會,使用紅白兩色飾以牛頭的黨旗(紅色代表勇敢,白色代表純潔,牛頭代表力量),並唱「大印尼歌」(後來它作為國歌,文字優美,旋律佳)。會後,黨員積極工作,組織汽車司機工會、海員工會、工役工會。引起荷屬束印度政府的驚惶,採取高壓的手段,拘捕蘇卡諾及其他三位民族黨領袖。

蘇卡諾等入獄後,由沙爾多諾領導的民族黨中央宣佈在政府審訊該案期間,停止黨的活動。一九三一年四月十七日荷屬東印度高等法院決定蘇卡諾判徒刑四年,一週後,民族黨自動解散。同年四月卅日沙爾多諾創立印尼黨(PartaiIndonesia),反對沙爾多諾的人先組織獨立集團(Golongan Merdeka),後來再改組為「印尼國民訓練黨」(Pendidikan Nasional Indonesia),奉哈達(Hatta)和沙里爾為黨魁。這個新黨,以訓練人民了解民族主義和民主政治為宗旨,同時宣傳取得政權後,實行經濟民生。

蘇卡諾的徒刑只執行兩年,於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開釋。他曾調和哈達和沙爾多諾斯領導兩黨的歧見。失敗後就參加印尼黨,被推為主席。印尼黨迅速發展,到一九二三年已有兩萬個黨員。荷屬東印度政府於一九二三年八月一日禁止該黨集會。同被逮捕蘇加諸。這次不經公開審判,一九二四年初把他流放到小巽達群島中的佛羅列斯島的恩的(Endeh),後移至蘇門答臘的萌古蓮。

日軍攻佔印尼驅逐荷人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軍偷襲珍珠港、攻九龍、佔香港、登陸泰國與馬來西亞、攻陷新加坡及佔領菲律濱。十二月十七日,日軍登陸北婆羅洲。一九四二年正月十一日攻佔婆羅洲的打拉根、二十五日佔領巴里柏板,二月一日在邦加島的文島登陸、翌日入巨港市。二十日陷蘇島南端德鹿勿洞、廿四日又佔巴東、二十五日佔坤旬,爪哇西、北面全入日軍之手。二十九日,日軍佔巴里島,聯軍調駐芝拉札和泗水的兩支艦隊全敗給日艦隊。於是,西里伯斯島、安汶島、帝汶島等先後被日軍佔領。爪哇島的外圍全入日軍之手。

二月下旬,日軍攻爪哇島。三月一日拂曉,他們在泗水與三寶瓏間小鎮格拉干登陸,未遭抵抗,迅速地東向杜邦,南向椰地羅哥,西向勒姆邦推進,並佔領之。翌日佔織布,即進攻中爪哇、茉莉芬、泗水和瑪琅,三月五日梭羅、日惹同人日軍之手。七日日軍佔芝拉札、瑪琅。

西爪哇戰事始於二月廿八日日軍登陸萬丹灣,三月一日佔萬丹和孔雀港,又輕易佔領西冷,分軍急進,五日佔巴城和茂物。日軍另一部隊,在井里汶一漁村登陸,迅速推進,三月四日佔加拉旺,與聯軍大戰於蘇邦和加里椰地,以空軍之助而大勝。於是萬隆已在包圍中,三月九日荷軍投降,十日日軍舉行佔城儀式,舉行慶功會。

日人對南洋問題,早已特設研究機構。關於荷印各問題瞭如指掌。他們不是以戰勝者的身份,而是以解放者的姿態對付印尼人。他們允許印尼人懸紅白色旗、唱印尼歌、釋放政治犯、以印尼人補荷人所遺留的職務。在這些獲得印尼人歡心情況下,日軍宣傳日方作戰的目的是驅逐白種人。四月二十九日,他們宣佈「三亞運動」(一)日本是亞洲之光,(2)日本是亞洲母體,(3)日本是亞洲指導者。

為找覓協同日軍統治的印尼人,經過一番研討後,決定起用沙姆汀,沙氏是大印度尼西亞黨中委、國民議會議員,可是未發生作用。於是想到被荷印政府放逐的蘇卡諾和哈達。這兩人,由日軍釋放,並送到雅加達。他倆和沙里爾商定策略:

蘇、哈二人出面與日人合作,以合法方式掩護沙里爾的地下反日工作。沙里爾這時已與阿米爾沙利弗丁和達瑪宛聯絡。原來、荷印政府於日軍入侵前曾給這兩人反日的地下活動費。極為難得的事是,沙里爾奔走爪哇各地組織反日活動,一直至日軍投降止,未被發覺。
反抗暴政鼓吹反日行動

暴政引起反抗是必然的,尤其是蘇卡諾、哈達等志士利用公開演講的機會,充實印尼人民的政治意識,使聽者由反向而產生反日,因為這兩個帝國主義同是榨取者和壓迫者。著名的反抗是布里達(Blitar)的起義,還有打橫、新芽板那(Singaparna)、南安由(Indramayu)和蘇門答臘婆羅洲各地人民,都先後反日,發生流血事件。這是日本帝國主義統治印尼崩潰的徵兆。

一九四四年底,日本政府知道敗局已定,在美軍佔馬尼拉後,允許印尼獨立。三月一日成立印尼獨立準備調查委員會,以拉基曼為主席,蘇洛梭和一日人為副主席,委員有蘇卡諾、哈達等兵五十九人。

三月十六日美軍佔硫磺島,五月八日德軍投降。在大勢已去的情況下,該會才於五月二十八日至六月一日和七月十日至十七日開了兩次全會。六月一日蘇卡諾在該會講「印尼建國五原理」:第一是民族主義,第二是國際主義,第三是協商會議制,第四是安樂原理,第五是信神。

六月四日美軍佔打拉根、七月二十四日發表波茨坦宣言,八月六日原子彈落廣島。翌日日軍南方軍最高指揮官在西貢宣佈成立全印尼獨立準備委員會,蘇卡諾、哈達、拉基曼應邀於八日飛西貢,十一日商定將於十九日召開會議通過憲法,二十四日正式獨立。十四日蘇卡諾一行飛返椰加達。沙里爾主張與日本脫離關係,自己獨立,哈達贊成,但反對者多。他們以為日本還不會完全敗北,殊不知就在這一天日本天皇宣佈無條件投降,而爪哇軍政監部對這大事祕不發表。

沙里爾經過他的祕密組織,決定於十五日宣佈獨立,哈達和蘇卡諾以慎重計不肯。這引起急進青年的不滿。蘇加尼所領導的青年集團就於十五日晚八時,在巴城北徑山東街(Pegangsaan Timur)生物實驗所後面一房子裡舉行會議,討論並決定自行獨立,不必由日本「贈與」。十時,派兩員到同街五十六號蘇卡諾處商談,蘇卡諾堅持己見,不久哈達、蘇巴佐等來,哈達也表示不贊成青年們的決議。當晚十二時青年集團在芝敬尼路十一號又集會,聽取與蘇加諾、哈達會談的報告。最後決定不等日人贈與自行宣告獨立。恐蘇卡諾和哈達被日軍利用,決定把他們倆帶往市外。

十六日晨蘇加尼、沙勒等分別到蘇卡諾和哈達兩個住家,把他們分乘兩部汽車帶到朗卡士登洛鎮「鄉土防衛軍團部」,再移居華人易松家。原定十六日由沙勒宣佈獨立,因巴城防衛軍大團長卡斯曼反對不能實行。同夜蘇卡諾和哈達得蘇巴佐報告,知道日本真已投降,而接受了宣告獨立的主張。於是,他們一同回巴城集會,通過宣言:「我們印尼民族,謹此宣佈印尼的獨立。關於政權移交和其他事項,當以切當的手續,在最短時間促其實現。」。

蘇卡諾被選為首任總統

八月十七日全市民眾集聚蘇卡諾家前院,由蘇卡諾宣讀宣言。十八日舉行獨立準備委員會會議,選蘇卡諾為印尼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哈達為副總統。結束三個世紀半的殖民地歷史。
蘇卡諾還要進行第二個運動,那就是收回伊里安,完成印尼民族的統一。到一九五六年才完成。八月十五日在參眾兩院宣佈統一共和國的成立,和接受印尼共和國政權。過兩天,是印尼獨立宣言公佈五週年,全國各地熱烈慶祝民族的統一。

印尼成為一個民族,無疑是由於無數先烈的奮鬥,當然,蘇卡諾也不是坐享其成。當人們目擊印尼國旗上昇,和聽到旋律優美的「大印尼歌」歌聲時,對蘇卡諾的尊敬,是可以想像的。這是他一生中最光榮的時期,也就是最得意的時期。

蘇卡諾在自傳中告訴人們,他的恩師佐克洛阿米諾多妻以愛女鳥達里,到萬隆念書,住佐氏友人哈夷沙努西家,受其妻卡爾納熙並同居,她隨他過充軍的生活,在蘇島萌占鹿他嫌她老,與十七歲的法特瑪瓦蒂(印尼現任總統梅嘉娃蒂之母)結婚。在「指導民主」初期,他生活放蕩,出巡時,常拈花惹草,到三寶瓏愛上有子女的哈蒂妮。他的日籍妻子戴微,生一女後和他離婚。

蘇卡諾於一九六八年失去權力,他寂寞地活著,不能行走,沒有人扶,也不能完全說話。一九七0年六月十六日病況突變,六月廿一日病逝,次日,他葬於故鄉布里達。
恰如黑格爾的話「一個偉人要輪流演喜悲劇」,蘇卡諾先演喜劇,而後演悲劇。

訂閱電子報
網站名稱: 中華民國印尼歸僑協會
會址:新北市永和區永亨路2、4、6號7樓;電話:02-2923-1525; E-mail:ioca@ms52.hinet.net
本平台所有訊息內容或服務,都是由該機構或相關單位所提供,著作權歸原提供者或權利人所有。
網站系統服務平台版權System Copyright © 自在交流股份有限公司 EzFree Interchange Co .,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Tel: +886-2-26648299  E-mail:ez.change@msa.hinet.net